一定要把这个笨蛋踢出冥王殿十大骑士之列查拉

  “可是,我们现在也无法联系上留守的人,根本无法知晓大本营的情况。”斯蒂芬妮苦涩的说道,他们现在连手机都没有了,和翠松山众弟子的混战已经让他们丢掉了一切通讯装备。
 
    “知不知晓冥王殿的情况已经不重要了。”哈帝斯又摇了摇头:“成王败寇,是个很简单的道理,我灭掉了很多势力,才成就了冥王殿,难道只许我灭掉别人,别人不能灭掉我吗?”
 
    哈帝斯的心态简直震惊了所有人,在这四名黑暗骑士的印象里,他们的冥王大人可是从来没有输过,也是最输不起的一个人!如今他竟然说出来这种话,怎能让人不震惊!
 
    “三十年前,我本来就是一无所有,如今从头再来,又有何惧?”冥王哈帝斯的调整能力简直惊人,只不过在冰凉的溪水里躺了十几分钟,就达到了这样的效果,他继续说道:“只要我们走出这片群山,走出华夏,回到西方,那么东山再起也不是难事。”
 
    他一边说着,一边抬手指了指东边的方向。
 
    在那儿,一轮红日正从他的指尖缓步而上!
 
    “大人说的对,到那个时候,我们再让太阳神殿付出代价!”埃博拉又说着没用的狠话。
 
    哈帝斯转向那片山峦:“我们的当务之急,就是离开翠松山。”
 
    连活着逃离都做不到,还提什么报复?
 
    查拉图斯特拉和斯蒂芬妮妮对视了一眼,他们跟随哈帝斯最久,自然明白他身上已经出现了某种变化。或许,这次的失败对于他而言,并不是一件太坏的事情。
 
    如果被打趴下了爬不起来,从此一蹶不振,那才是最要命的。
 
    或许他们的哈帝斯大人从心底还是很难接受这次失败,但这并不要紧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
 
    “大人,我们快离开吧,再耽误一会儿,我担心翠松山的华夏人会追上来。”查拉图斯特拉已经隐隐的听到了远处有呼喊声,不禁神情一变。
 
    “走。”
 
    哈帝斯一挥衣袖,他们虽然已经在这群山之中迷了路,但是只要朝着翠松山主峰的相反方向而行,总是没错的!
 
    一王四将,满身是伤,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在山林间。
 
    对于冥王殿众人来说,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严峻的考验。
 
    如果张不凡带领手下搜到他们,那么绝对不会留情,以冥王殿五人目前的战斗力,只有被翠松山弟子碾压的份!
 
    这个时候,考验他们的不仅仅是意志力和战斗力,运气更是占据了极为重要的方面!
 
    他们走着走着,远远看到了一名樵夫,正坐在地上,用斧子砍着一株松树。
 
    而在他的身边,已经摞了好几棵砍倒的树。
 
    这樵夫看起来有五十岁左右,一身朴素的打扮,面庞黝黑,头发斑白,一看就是常年生活在山中。
 
    冥王殿几人停下了脚步,每人都是一副警惕模样。他们已经神经紧绷了太久,见到任何一人都以为是敌人。
 
    斯坦森已经举起了狙击枪,远远的瞄准了樵夫的头部。
 
    “先别开枪。”哈帝斯单手扶住枪管,制止了他。
 
    樵夫似有所觉,抬起头往这边看了一眼,然后便继续专注砍树。
 
    几个打扮怪异浑身是伤的外国人在这里走着,本来就是一件极为怪异的事情,可是这个樵夫竟没有任何惊讶之色,甚至对于他们手中的枪支也是无动于衷!
 
    “有古怪!”
 
    冥王殿几人对视了一眼,然后压下心中的惊讶,齐齐朝樵夫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老家伙,怎么才能走出这片大山?”埃博拉的语气充满了不善,不过这个看起来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倒也是粗通华夏语。
 
    樵夫抬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继续劈柴,没有讲话。
 
    “我特么的在问你话呢,有没有听到?敢误了我家大人的事,我现在就宰了你!”
 
    埃博拉的华夏语除了发音不准以外,还真的颇为顺溜!
 
    冥王哈帝斯皱着眉头瞪了埃博拉一眼,意思是让他稍微客气点。
 
    深山老林里忽然出现了一个老樵夫,这让哈帝斯的精神紧绷,如果此时埃博拉冲动一下,说不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 
    没想到埃博拉的脑子还真的不太转圈,把哈帝斯的意思理解成了完全相反的方向,他嘿嘿一笑,直接掏出枪来,指着樵夫的头!
 
    “大人有令,你再敢拖延,我就马上毙了你!”埃博拉充满威胁的说道。
 
    听到他这么说,哈帝斯差点没吐血!
 
    这是真的要吐血了,也许是埃博拉的话刺激了他的内伤,一股腥甜的味道直冲口腔,被哈帝斯生生的咽了回去!
 
    这个笨蛋!
 
    “如果能活着离开,一定要把这个笨蛋踢出冥王殿十大骑士之列!”查拉图斯特拉想到。
 
    “有这样的人列入十大骑士,别人会以为冥王殿的人全部都是脑残加白痴!”斯蒂芬妮想到。
 
    狙击手斯坦森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是他的脚步却往旁边挪了两步,似乎想要离埃博拉这个笨蛋远一点。
 
    “我给你三秒钟,如果不告诉我们走出大山的路,我就杀了你。”
 
    冥王殿众人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就见到埃博拉一动也不动了!
 
    “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斯蒂芬妮率先来到埃博拉面前,却发现对方瞪大了眼睛,脖子上已经是一大片血迹!
 
    细看之下,他脖子上的一大块表皮已经不翼而飞了!
 
    这是怎么做到的?
 
    埃博拉并没有死,他之所以一动不动,是因为他正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!
 
    别人没有看清楚,而他却是知道的,在这位老樵夫一挥胳膊的瞬间,他的斧子也同样在自己的眼前划过!
 
    埃博拉只感觉到脖子一凉,然后脖子上的一大片表皮层便被斧子给劈飞了!
 
    不,这里用“劈”来形容并不合适,或许用“擦”才更恰当一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