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易的带走了他喉咙之上的一层表皮这位黑暗骑

  老樵夫仍旧没回一下头:“你们如果再继续往这个方向走的话,不出半个小时,就会和翠松山的人遭遇上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“难道说他们已经朝这边过来了吗?”
 
    听了老樵夫的话,冥王殿众人不禁惊呼道。
 
    翠松山占地颇广,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被搜寻到?
 
    尽管没看一眼,但老樵夫似乎知道这几个外国人在想些什么,他伸手指了指靠近主峰的那片山崖:“你们是从悬崖上跳下来吧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在场的人更加震惊!
 
    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从山崖上跳下来的?”哈帝斯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阴沉,大有深意的问道!
 
    老樵夫站起身来:“因为,我猜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到底是谁?”哈帝斯单手握拳,然后一股气势缓缓从他的身上升腾起来。
 
    即便已经身受内伤,但周身气势仍旧非常骇人!
 
    “你现在关心的不应该是我如何知道你从山崖上跳下,而是该关心到底该怎么走出去。”
 
    老樵夫的嘴角闪过一抹嘲讽的笑容:“我如果是你的话,绝对不会朝这个方向走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?”哈帝斯问道。
 
    这个突兀出现的老樵夫在他的心里已经越来越神秘,他隐隐的有种感觉,老樵夫的真正威胁应该并不在张不凡之下!
 
    “翠松山的人从看到你们从悬崖上跳下来,如果换做是你们,会不会把悬崖周边的所有方向都搜索一个遍?”老樵夫轻蔑的摇了摇头,拽下一根狗尾巴草,在嘴里嚼着草茎:“如果他们到现在还搜不到这里,说明他们也太没用了”。
 
    听到这话,哈帝斯如梦初醒!
 
    “如果这样的话,这里岂不是最危险的地方?”斯蒂芬妮下意识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实际上,整个翠松山对于你们而言,没有任何一处是安全的。”老樵夫淡淡说道。
 
    “请老大哥带我们离开。”
 
    哈帝斯意识到,在翠松山发动了周边村寨的人一起寻找之后,他们已经彻底的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!插翅难飞!
 
    他隐隐感觉,这个身手了得的老樵夫出现在此地并不是偶然,一定是为了某种目的!
 
    “老家伙,带我们离开,不然我就一枪毙了你!”
 
    头脑简单的埃博拉又不知死活的喊道!这货似乎完全忘记了脖子上的伤势!
 
    那妙到毫巅的一斧子,轻易的带走了他喉咙之上的一层表皮,这位黑暗骑士竟然还敢叫嚣!
 
    吃一堑长一智,这种话在他的身上似乎从来不曾适用过!
 
    如果都是他这种水平和智商的对手,军师一个人起码能对付一万个!
 
    不,说埃博拉太笨真的是冤枉他了,他这次出声的时候,已经距离老樵夫好几米远,在这样的距离内,他非常自信,自己的子弹一定可以快过老樵夫的斧子!
 
    他敢砍自己?那就让他砍呗!看看能不能砍的到!
 
    他真的不是太笨,而是非常笨!
    “老大哥,请你不要和我的这个下属一般见识,他一直都是心直口快。”哈帝斯竟然开始替埃博拉解释!
 
    很显然,这位冥王大人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的表达出,这位老樵夫在他的心中究竟具有怎样重要的地位!
 
    当然,除了反射弧太长的埃博拉之外,其余三名黑暗骑士也隐隐明白了,这位身手高强的老樵夫出现在此地,绝对不是偶然!他将是冥王殿众人得以突围的关键因素!
 
    “我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要带你们走。”老樵夫说道:“我在这里砍了一辈子的柴,也不想和翠松山作对。”
 
    狙击手斯坦森插嘴道:“我们可以给你钱,很多钱,比你砍十辈子的柴所能赚的钱还要多十倍。”
 
    在斯坦森看来,这么庞大数量的钱扔给一个老樵夫,简直就是天价,由不得他不动心!
 
    哈帝斯再度无语,反手又是一巴掌!
 
    斯坦森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被抽的远远飞出,和埃博拉并排躺在了一起!
 
    哈帝斯真的快要气死了,如果黑暗骑士里全部都是这样的猪队友,他冥王殿还谈什么东山再起!